学术园地

    

  提供戒烟帮助

    各国的医疗卫生系统在治疗烟草依赖问题上担负着主要责任。具体的治疗方式要因地制宜,更具当地的条件和文化等因素具体调整,以适应不同的偏好和需求。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只需要采取一些很基础的治疗干预措施就能帮助烟草使用者戒烟。所有烟草预防措施都应当包括三种治疗:
    1.融入初级卫生保健服务中的戒烟建议 通过将戒烟融入基本的医疗服务以及常规的就诊活动中,医疗卫生系统可以将使用烟草对使用者本人及其身边人健康的危害告诉烟草使用者。这种做法在已经建立了初级保健网络的国家尤为适用,当然,它也可以被纳入任何一种普遍开展的医疗服务内容中。
    2.便捷且免费的戒烟热线 开设配备相关工作人员的戒烟热线,并向全国人民免费开放。戒烟热线的运营成本不高,使用方便,保密,同时可以向戒烟使用者介绍其它烟草依赖治疗手段,还可以触及边远地区的个人并根据不用的人群具体设置。有的戒烟热线甚至已经发展到了互联网上,通过网络为人们提供持续不断的免费戒烟支持和材料,并与其他服务项目链接。
    3.提供低廉的药物治疗 有效的戒烟治疗还可以包括药物治疗。如尼古丁替代治疗和一些安非他酮和伐尼克兰等处方药治疗。一般来说,药物治疗的成本相对更高,被认为成本效果不如医生建议和戒烟热线,但是结果显示,药物治疗能够使戒烟率高二至三倍。
 政府必须认真的权衡投入的效果和政策的经济成本。政府提供支持的态度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如果烟草使用者没有很强的戒烟动机,那么戒烟治疗本身并不足以发挥实际效果。基于这些因素,戒烟服务如果不配合提高烟税烟价,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反烟草广告宣传和建立无烟环境等措施,是不能起到降低烟草使用率的作用的。
 引自:2008年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烟草流行报告-MPOWER系列政策,2008。

我国戒烟所面临的挑战
 戒烟动机缺乏 戒烟方法和技术已基本成熟,并且在很多国家进行得很好,但国内戒烟最大的挑战是人们缺乏戒烟动机。我国人群处于无意图戒烟阶段的比例要高于西方国家人群。在我国平均每包烟的价钱与每天收入的比例远远高于西方国家,对于一般劳动阶层而言,吸烟是一项十分大的开支,以戒烟而节约开支不能不说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文化的影响 吸烟行为是由行为主体在一定的环境中产生的。国内很多人认为戒烟主要靠自我、靠人的意志。西方文化信奉的为工具理性,尼古丁替代药物配合行为方法的戒烟策略在西方获得了成功,而在东方文化中却运作得不那么成功。我们的一项调查涉及到意志、行为方法、医学措施和家人帮助,研究对象中79.60%的人靠意志戒烟,且他们中67.66%的人认为这种方法最有效,但事实上他们都是戒烟的失败者。我们的研究显示只有4.48%的人用过戒烟产品。
 社会情境的制约 社交是我国人群吸烟的首要动机。我们对人群的戒烟意向调查显示,43.10%的怕影响社交,12.93%的不相信吸烟会给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带来坏处,19.83%的缺乏自信,24.14%的其他;在戒烟信心方面,16.44%很有把握,25.66%较有把握,54.80%不太有把握,4.11%也许会失败。
 引自:杨廷忠。控烟理论与实施。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0:91-92